第七章 国贸集团
作者:西方蜘蛛
天亮了。

“咚咚咚”。

有人敲门。

“来……了……”

秦小鱼发出微弱的声音,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朝前爬动着。

嗯,是爬动。

遍体鳞伤啊。

“小鱼,小鱼,还没醒啊。”

外面传来的,是婷姐的声音。

“来……了……”

秦小鱼千辛万苦的爬到门口,扶着墙壁,艰难的站了起来,哆嗦着打开房门:“婷姐……什么……事啊……”

看着这家伙鼻青脸肿的样子,婷姐明显怔住了,可是再朝房间里一看……

刺被打掉一般的倒刺狼牙棒,被打成两截的打狗棒,以及……断掉的蘸水大皮鞭……

婷姐一瞬间就似乎明白了什么,暧昧的笑着:“婷姐是过来人,都懂。年轻人喜欢新鲜,追求刺激,玩这个S……M,可也要注意身体,昨天就听到鬼叫了一晚上,小心累着。”

来人啊,救命啊。

小爷我是有口说不清了啊。

秦小鱼的房子和婷姐门对门,再加上安居房的隔音效果不太好,晚上有点什么大的动静对门当然能够听到了。

还要这里的房型,是一层只有两户,要不然秦小鱼真的没法做人了。

“成了,成了。”婷姐急着上班:“你玩什么我不管你,你的房租可到期要交了啊。”

姐姐哎,昨天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事,可偏偏帮你修管道忘记了。

秦小鱼苦着脸:“婷姐,我这几天身上不太方便,等我发工资了吧。”

“哼,买那些‘玩具’倒有钱。”婷姐看了一下手表:“那宽限你一个星期,别再拖了啊。”

“哎,哎,知道了,知道。”

打发走了婷姐,秦小鱼心里那叫一个苦。

昨天一晚上一口吃的都没有,饥肠辘辘不说,还被小灵暴打了一个晚上。

她打累了,回到妖气收集器里休息去了,自己今天还得上班啊。

这样子怎么见人啊?

秦小鱼踉跄着来到镜子前,照了一下。

嗯?刚才还鼻青脸肿的,现在似乎消肿了不少?

再仔细回想回想,好像的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昨天那顿暴打,小灵是十八般兵器尽出,而且都是真家伙啊。

比如那件倒刺狼牙棒,一棒子就能把人打死啊。

可是自己除了被打的鼻青脸肿,也没伤及到生命啊?

小灵手下留情?

不像,绝对不像,小灵打起来每一下都疼的要命。

而且,现在复原起来又那么快。

难道因为自己是妖怪?

妖怪也是会被打死的好吧?

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了。

而脸上的一块淤青倒好得差不多了。

算了,不想了。

这次得到的教训是:

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……

还是不对啊。

反向束缚是什么?

怎么看起来是专门克自己的啊?

小灵要有这么一个本事……头疼啊!

几点了?

一看时间,秦小鱼怪叫一声。

八点了!

上班又要迟到了。

我靠,今天是周一,一周的第一天就迟到,又要被那个女魔头训了啊!

秦小鱼慌里慌张飞奔而出……

……

“国贸集团”是永乐市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。

老板华天元,白手起家,一手创办了这家公司,生意一直做到了欧美等多个国家。

在永乐市,唯一能够和华茂集团抗衡的,只有一家“天御公司”。

这两家公司是死敌,在很多的项目上,往往都是拼的头破血流。

根据不可靠的消息,天御公司的总裁贺美凤,还是华天元的前妻。

当然,没人特意去证实过这一点。

秦小鱼是国贸集团市场部的营销员。

二十三岁他就进了公司,第三个月就获得了“新锐优秀员工”的称号。

然后,基本月薪涨到了四千元。

按理说,他的前途应该是一片光明。

可惜的是,一直到那个女魔头出现为止,秦小鱼的好日子结束了。

那个女魔头叫程艳菱,去年十二月出任的市场部总监一职。

大概是命里八字不合,相克,反正程艳菱正式就职的第一天,秦小鱼就迟到了。

这家伙是个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,在他看来,只要完成领导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,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嘛,没有那么重要。

但偏偏那天,在程艳菱就职演说讲到最**的时候,秦小鱼闯了进来。

演讲被打断了。

秦小鱼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程艳菱眼里的不满和厌恶。

那天,程艳菱当着市场部那么多员工的面,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秦小鱼。

梁子算是从系结下了。

那之后,程艳菱怎么看秦小鱼都不顺眼,处处找他麻烦。

也是秦小鱼倒霉,那段时候他被程艳菱天天骂,骂的头晕脑胀,工作中接连出现了几次失误。

结果这下可好。

全公司通报批评,扣发季度奖,基本月薪还从四千元降到了一千八。

这他妈的是实习生的月薪啊。

要不是秦小鱼一时半会没找到跳槽的地方,早就把资料朝这个女人脸上一扔,然后大吼一声:

“小爷我不侍候你了!”

“小鱼啊,又迟到了啊!”

刚冲进集团大门,一口看门的保安队长老古已经冲秦小鱼叫了一声。

“要死了,要死了。”

秦小鱼拼命的按着电梯按钮,几部电梯,离自己最近的还在十九楼:“老古,女魔头到了没有?”

女魔头可不是秦小鱼给程艳菱取的外号,而是整个国贸集团那些员工们背后对她的统一称呼。

“早来了,七点不到就到了。”老古笑嘻嘻的:“你们市场部规定是每周一提前半小时到,八点开晨会吧?”

“可不是。”秦小鱼心急如焚:“你说女魔头是不是心理有问题?还是家里没男人,整天没事做,天天待在公司里?他妈的,谁要是她老公,那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”

“你小子嘴里积点德吧。”老古和秦小鱼的私人关系一直不错:“听说她是大老板的小姨子,后台可硬着呢!”

眼看电梯还有一会才到,秦小鱼忽然坏笑着:“那是大老板的第三个老婆了吧?都说老婆不如小姨子,嘿嘿嘿……”

“滚蛋,这话要是被大老板听到了,你小子就该收拾包袱滚蛋了。”老顾笑骂了一句。

电梯终于到了,秦小鱼钻进去前还没忘贫句嘴:

“早晚有一天我得把那个女魔头就地正法,为民除害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