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大树饭店
作者:西方蜘蛛
妖怪的话,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!

秦小鱼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产业。

那是位于星光路路口的一个……

饭店!

嗯,大概可以称作是饭店吧?

歪七倒八,完全可以称之为危房。

秦小鱼几个月前还在这家饭店吃过饭。

里面大概有三十来个平方,肮脏不堪,放着的那些桌子椅子,一个个看着就不结实。

在饭店外,搭建了一个铁皮棚,就算是厨房了。

最有“特色”的是,厨房正当中还长着一棵挺粗的树,把厨房一分为二。

所以这家饭店就叫“大树饭店。”

别看饭店又破又脏,还是有些客人的。

为什么?便宜啊!

住在星光路的,都不是什么有钱人,有的时候偷懒不想做饭,或者来客人了,都喜欢往这家饭店跑。

四五个人,自己带酒,一顿饭吃下来撑死了一百来块钱。

只是那菜的味道怎么样就难说的很了。

不过来这里吃饭的,谁在乎菜的味道,只要不是特别难吃就行。

真要**致的上档次的菜肴,您上五星级大饭店去吃啊。

一桌客人也能接待,往方桌上放个圆台面就行了。

秦小鱼记得,这家饭店一共就两人,老板好像叫老乌,总有五十来岁了,老板兼厨师兼伙计兼小工兼洗碗洗菜的。

天知道在忙的时候他是怎么应付的。

还有一个是老板娘,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反正大家就教她老板娘,负责给客人点菜和收账的。

这,这就是他妈的自己的产业?

一间随时随地都可能倒塌的破饭店?

秦小鱼怨气满满。

小灵却完全不顾他的感受,径直带着他来到了大树饭店门口。

今天一共只有一桌客人,坐在柜台里玩着手机的老板娘一抬头,看到了小灵和秦小鱼,没把他们当成客人招呼,只是从柜台里走了出来,默默的说了句:

“来了?”

好像她一直都在等着。

小灵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老板娘看样子,五十岁不到,年轻时一定挺漂亮的,现在还徐娘半老风韵犹存。

她又看了一眼秦小鱼,居然在嘴角间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来吧。”

来到厨房门口,破铁皮棚子外面还贴着一张纸:

“厨房重地,闲人莫入!”

我靠,这铁皮棚,没准一阵大风刮来就被吹塌了,还重地?

老板娘在铁皮门上用手一按,一个绿色的三角形出现了,老板娘又点了一下,铁皮门打开了。

弄得那么神秘做什么啊?

不对,绿色的三角形?

难道这个老板娘也是一个……妖怪?

厨房里炒菜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最有特色的,就是厨房当中穿过屋顶的那棵大树了。

厨房不大,现在多了几个人,显得更加的狭小了。

“老乌在那炒菜,我去外面盯着。”

老板娘说着就走了出去。

小灵没有动,朝着大树那里看了看。

秦小鱼绕到了树后。

他看到了灶台。

灶台上居然有四口锅子,里面都烧着菜,老乌正在那里忙着切菜。

现在,秦小鱼终于知道,不管大树饭店有多少客人,老乌一个人为什么忙得过来了。

他切菜、起锅、洗锅、放油、下菜、爆炒……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,闪电一般。

就好像……他有六条胳膊在那同时做事……

这他妈的别也是一个妖怪吧?

一家妖怪开的饭店?

老乌同样没有回头,但却知道背后来的是谁,他就和他的老婆一样,说了一声:“来了?”

“来……来了。”

老乌把一盆红烧肉放到碗里,“嗖”的一声来到厨房门口,放在出菜口,按了一下边上的一个铃,又“嗖”的一声回到灶台前:

“树上,正当中,三角形的位置,把你的手掌放上去。。”

什么啊?

秦小鱼一头雾水,转身,仔细的看,那棵树的树当中,真的有一个若隐若现的三角形的图案。

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掌按在了这个图案上。

好像隐隐约约的有道绿色的光芒闪过,接着一切都恢复正常了。

“正好六点。”小灵来到了他的身边:“契约完成,这家饭店又可以继续属于你了。”

这到底是什么啊?那么简单?也太不负责任了吧?

起码,来点什么玄幻点的场面啊。

比如一个巨大的妖怪从树里出现,用骇人的低沉声音说:“契约……完成……”

可是现在,那么的敷衍了事?

而且,自己什么时候拥有的这家饭店啊?

老乌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一边炒菜一边说道:

“那一世,你是一个厨师,开了这家饭店,我是你的第一个员工,你发誓,要把这家饭店做成整个永乐,乃至全国最有名的饭店。”

秦小鱼一怔,脑海里似乎响起了一个声音:

“老乌,你别小看咱们这店又小又破,可是早晚有一天,我秦小鱼要把它变成咱们永乐和全国最有名气的饭店,我要让别人想吃饭就第一个想到咱们的大树饭店!”

那是……自己的声音?

最后一道菜炒完了,老乌终于不用忙碌,他的脸对向了秦小鱼。

脸上有很多的皱纹了,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:“我做菜的本事还是你教我的。”

我教你的?

秦小鱼完全没有这个印象。

自己就会弄个方便面啊?

“可惜,你说完那些话,一年后就被毒死了……”

“我是怎么被毒死的啊?”秦小鱼刚问,就觉得自己的这话非常的荒谬:

我是怎么被毒死的啊?有这么说话的吗?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老乌却怔怔地说道:“可是这么多年了,我和我老婆一直在帮你看着这家店,前年,拆迁办的人来找我谈话,被我轰了出去,我知道,你早晚都会回来的。”

好吧,现在的情况是,自己是个蜘蛛精,有一世,自己是个厨子,开了一家又小又破的饭店,然后痴心妄想的想要变成百年名店。

接着,自己就死了。

是这么个道理吧?

这饭店怎么看都没有任何的价值啊,当然,如果拆迁的话就不一样了……

“谢谢你和你媳妇一直在帮我看着这家店。”秦小鱼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我以后会想办法怎么经营好它的,现在,我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,很重要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可以帮我炒一碗蛋炒饭吗?”